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明星 > 正文

在《银翼杀手2049》之前,先看看这篇文章吧

时间:2017-11-14 11:20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银翼杀手2049》今天就要正式上映了。

今晚,我也会在北京,与大家一起重看这部电影,这也该是我第五遍刷《银翼杀手2049》了。

那么,在观看《银翼杀手2049》之前,我们也可以聊聊当年经典的《银翼杀手》,聊聊那部影史经典背后,那些不太为人熟知的故事,读起来还是非常有趣的。

接下来,我也邀请我的一位旧友:范克里夫大尉,也就是徐辰,电影及电子游戏文化研究者。现为读库设定集丛书主编,也是《异形全书》主编。作为雷德利·斯科特的影迷,以及《银翼杀手》《异形》资深爱好者,由他来介绍《银翼杀手》,也是再恰当不过了。

从《电子羊》到《银翼杀手》

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初版书影。

1968年,美国Doubleday出版社刊行了菲利普·K. 迪克的长篇科幻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这部看似硬派黑色侦探小说的作品颇有深度,视觉想象力十分瑰丽,且有深厚的道德寓意。书中那个颓废、怪诞的九十年代未来世界,迅速吸引了诸位好莱坞影人的眼球。

菲利普·迪克撰写《电子羊》那年,新锐导演马丁·斯科塞斯也正在执导自己的第一部剧情长片《I Call First》(即《谁在敲我的门》)。而小说出版翌年,斯科塞斯和编剧杰考克斯便对本书产生兴趣,打算将其改编为电影。但这个选题四处碰壁,最后胎死腹中。

1974年,本书又一次迎来被搬上银幕的机会,这一次,是由颇有历史的赫博·杰夫联合制片公司主导。老板赫博·杰夫的儿子罗伯特将原书改写,拿出了基于《电子羊》的第一份电影剧本。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原作者迪克拿到了这份剧本,发现自己的作品被改成了一部平铺直叙的动作片,而且居然还被塞进很多喜剧元素。迪克事后评论:自己对前者可以理解,对后者,则是目瞪口呆。

科幻大师菲利普·K. 迪克。

迪克向罗伯特表达了自己的抗议,这个年轻人倒是很有礼貌,主动飞到圣安娜来和他商谈后续事宜。迪克回忆说,自己去接机时很不客气,直接向罗伯特提问:“我是就在机场这儿直接揍你,还是请你去我的公寓再揍?”

小杰夫的反应则是:“啊,我真写得那么糟吗?”

呆萌小伙子的诚意打消了迪克的怒气,他给出了很多建议,二人合力修订了一份新剧本。不过,赫博·杰夫毕竟只是一家资源有限的小企业,虽然有了本子的雏形,实际投拍却不那么容易。 

演员时代的汉普顿·芬奇。

汉普顿·芬奇才是真正让《电子羊》剧本落地之人。他原本是个诗人兼舞蹈家,后来在华纳旗下拍了十部电影。到1975年,已经颇有些积蓄。这一万块美金的积蓄,成了他转型当编剧的基础。芬奇并不太熟悉科幻片,但还是愿意在这个领域进行尝试,当时他选了两部小说作为底本,一本是阿尔伯特·贝斯特的《群星,我的归宿》[1],另一本就是《电子羊》,最后他的朋友吉姆·麦斯威尔建议他选后者。

对芬奇来说,最要命的问题是找不到联系原作者迪克的办法。不过,就在将要放弃的时候,他偶遇了科幻作家雷·布莱德伯里[2],后者人脉很广,就把迪克的家庭电话号码给了芬奇。

面会很奇妙,因为当时迪克还在和小杰夫接洽投拍事宜,所以和芬奇谈的时候对改编剧本的事是非常不情愿的,弄得他莫名其妙。而且迪克也认为没当过编剧的芬奇不太懂好莱坞的运作机制,所以信不过他。

1977年,芬奇的剧本被电视制作人布莱恩·凯利看中。此时杰夫父子因大部分精力放在《魔种》一片上[3],也对《电子羊》放了手。斡旋之下,迪克终于同意以2000美元将电影改编权转让给凯利。

为《银翼杀手》立下汗马功劳的迈克尔·迪利。

芬奇提出由自己担任《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的制片人,但凯利并不应允。1978年底,他又将影片转手卖给了《猎鹿人》的监制迈克尔·迪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