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明星 > 正文

《银翼杀手2049》影评:仿生人会有生理快感吗?

时间:2017-11-13 14:52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凤凰网娱乐讯(作者/红袖添饭) 说实话,看完《银翼杀手2049》,我的感受是复杂的。

一方面是因为“有生之年”效果:没想到还能看到一部35年前作品的“正宗续集”,不是翻拍,不是外传,而是同一个故事时空的自然延续。另一方面,续集对比前作,无论是视觉层面,还是故事及世界观设定,都令人既熟悉又新奇。

最给人以新奇感受的,是影片的视听语言。

影片上映前的一系列宣传材料,包括预告片,似乎都在“暗示”——如果不是刻意“强调“的话——新片与1982年《银翼杀手》在视觉上的一脉相承。但老片的粉丝实际看电影时,可能会大吃一惊:新片在视觉处理上,完全和前作是两码事嘛!

摄影大神迪金斯,并不特别膜拜胶片的颗粒感。相对而言,他更喜欢干净清澈的画面——至少在拍摄本片时、他是秉持这一理念。所以,如果单从最泛泛的所谓“质感”意义来说,《银翼杀手2049》完全没有复古的意图,它看起来十足十是一部非常“摩登”的数字制作。

对胶片党、颗粒党、朦胧党们而言,这可能不算是个好消息。但个人觉得,这样一种很摩登感觉的视觉风格,其实与影片的内容很登对。新片的故事,本就发生在原作结尾30年之后。即使是在“敌托邦”的设定下,科技进步也无法阻挡。这点可从新片替代原作中科技巨头泰瑞公司的华莱士集团设定可明显看出,其技术水准有了量级飞跃。

最明显的差别,体现在室内装饰设计、家具风格、以及光影布局方面。原作中即使在科技含量最高的泰瑞总部,也给人一种“土豪办公室停电了”的印象,其内部风格的老旧,有一种曾经奢华的历史感。更不用提戴卡徳自家公寓里,除了那些古怪的柜门线条,其他家具多半是我们熟悉的陈旧风格。

《银翼杀手2049》中,华莱士虽然继续使用泰瑞集团的老大楼,其内部风格则完全变了个样,无论是空间布局,还是光影设计,走的都是以标准几何图形配饰的极简主义风格;高司令扮演的主角所住的公寓,也是类似“宜家”那种简便实用的风格,相关场景的光影设定,也和原作中深得“黑色电影”精髓的布光大相径庭。

有意思的是,片中那些描绘城市全景或街景的大全景及全景镜头,又着意在美学风格上致敬原作,包括即使在白天也很阴暗的天空、总有风雪或风雨肆虐的街道、貌似各种废气融合而呈现朦胧效果的空气等等。如此一来,可以说新片中室内外是两种视觉风格:室外延续原作的粗粝与衰败,室内则“进步”到“后现代“”的范畴了。

这种不同空间美学的对比,我觉得也还是从设计层面烘托影片的故事背景:遗弃在地球上的人类,短短三十年虽然难以改变生存环境的整体风貌,至少私人空间可以借助技术进步而有所变化。

当然,新片在视觉层面的对比,不仅存在于室内、室外的场景,还包括不同的外景之间。事实上,新片在场景的多样性方面,大大超越原作。相应的,迪金斯针对每个场景,也有比较独特在光影风格上的安排。分开来细看的话,每一个场景的确都展现得很充分,甚至可以说在单纯“舔屏”的美之外,还挖掘出更深的寓意。比如说废弃的拉斯维加斯场景,那些淹没在黄沙中的妖艳女体雕像,很自然地带出“极致的(声色犬马)享受让人类反受其害”的讽刺意味。

罗杰·迪金斯

北美很多影评人盛赞迪金斯此次的表现,认为奥斯卡小金人总算没跑了。个人则略有担忧,因为感觉“大师级”的电影摄影作品,往往不是以风格庞杂精妙取胜;恰恰相反,评委青睐的,往往是那些能在某一个统一风格上保持高水准的电影,那样才真正体现了电影摄影师的“理念”贡献,而非仅仅是匠人级别的技术贡献。《银翼杀手2049》给我的感觉,似乎卯着劲要让每一个场景、每一个镜头都尽善尽美,但似乎缺乏一种整体风格上的思考;虽说有位不同场景服务的功能性需要,终究显得散了些。比如你若问最能体现《银翼杀手2049》视觉风格的镜头是什么,我可能会很纠结;不是想不起好的镜头,而是很难想出一个能体现一以贯之风格的代表。但换部影片,比如《刺杀神枪手》,我会毫不犹豫将开场劫火车的场景、作为该片整体摄影风格之集大成段落。